Just Because

關於部落格
雙十日月跟府肉的世界,處處都是歡樂,

挖坑沒有原因,就只是一字-「想」。


愛霹靂、好古劍、喜三國、萌冷門


歡迎串門子、搭訕、裝熟ˊˇˋ/
  • 4777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楓櫻】 相親不相愛(二十)


 
還在一旁的沙發翻閱報紙的拂櫻一愣。他們確實是分別在即,但這個詞的涵義對他和楓岫而言是兩個不同的意義。對他來說捨去這樣的生活是有那麼點小遺憾,意識到這點令拂櫻很不是滋味的反擊,「你也不過去幾天而已,我看是你會想我吧?」
 
以為楓岫會不甘示弱,沒想到楓岫一把將他從背後抱起,誠實的道:「當然會想了。」語氣帶著誠懇和惋惜,令拂櫻也忘了掙脫,只能心虛地轉換話題:「……行李都整理好了?」
 
「差不多了,除了必需品也就一些換洗衣物而已。」
 
睇了一眼放在樓梯旁的行李,只有一個手提包,確實是簡便的像是國內旅遊一般。
 
「我記得你要去的登仙道不是就在殺戮碎島與慈光之塔的交界處?既然離你的老家這麼近,不順道帶個禮盒回去看看?」
 
「在我離開慈光之塔的時候就把房子交給仲介賣了,沒打算再回去,再說一年前慈光之塔開始實施鎖國政策,就算是本國籍人也得申請特別通行證件才能出入境,手續十分麻煩。」
 
慈光之塔在四魌界裡以儒治國,文風興盛,是個十分尊崇學者、專業術師的國家。作為一個文字創作者,在慈光之塔發展應該不比苦境差才對。拂櫻不禁問道:「我一直很好奇,為什麼你就這麼不想待在慈光之塔?慈光之塔的生活條件並不差吧。」
 
「慈光之塔是個十分封閉的國家,重視的是古文經典,對於新潮和外來的東西十分排斥,在那裡的出版業也大多只出版教科書和經典賞析,要寫其他題材的文章是很難發展的。」楓岫自嘲得笑了下,「吾相親的時候也有說過,我成為律師是被算命師給主導的,或許他的批命也沒錯,比起作家,在慈光之塔做律師的仕途絕對比較好,所以在大學畢業後我就離開了慈光之塔,也沒想過要回去。」
 
後來的事,拂櫻在相親時提供的報告書就已經十分詳盡的敘述了。楓岫的雙親離異的早,也沒有兄弟姊妹,確實可以離開的無牽無掛。
 
「拂櫻有想要的伴手禮嗎?不過慈光之塔的名產就只有薰香。」
 
「那倒是不用了。」
 
「也是,拂櫻身上的味道就很香了。」楓岫有些貪戀的將臉埋進拂櫻的肩窩,汲取著拂櫻身上的清香,已經漸漸習慣楓岫觸碰的拂櫻並沒有牴觸,只是抬起自己的手聞了一下。「有嗎?」
 
「自己通常都聞不到吧。」
 
拂櫻想了一下,扭過頭抓著楓岫的衣領將人往前帶,「這麼說來,你身上也有一種味道。」
 
拂櫻突如其來的舉動著實讓楓岫愣了一下,這種無意識的主動反讓楓岫很容易失去冷靜。這種情況已經不是第一次,楓岫在心中吸了一口氣,覺得自己的自制力又上升到了一個層次。「什麼味道?」
 
「不知道。」為了確認,拂櫻仰起頭閉上了眼,讓嗅覺能更加敏銳。「很像是一種薰香……」他無法具體形容,但聞起來香郁卻不濃厚,是能讓人放鬆的味道,令他慵懶起來。
 
待他睜開眼,才驚覺從剛才變不發一言的楓岫直盯著他,那雙深邃的眼眸如同黑潭不見底般的深沉。似曾相似的情景浮現,他明白楓岫想做什麼,所以他該要避開、也該要逃離。
 
──這只是因為任務的權宜之計,沒必要把自己賠上。
 
雖然心下反覆的覆誦,但他卻沒有推開楓岫,就似是被香氣纏繞,他只是一動也不動的看著楓岫的臉在自己的面前逐漸放大,直到楓岫的薄唇貼上了他的唇瓣。
 
明明只要偏過頭就可以中斷這不該發生的意外,但連他自己也不願相信,這個時候他做的動作,竟然是閉上眼。
 
拂櫻沒有抵抗,就像是默許般,楓岫捧著拂櫻的臉龐,從淺嚐逐漸加重這個吻。
 
 
打破這極佳氣氛的,是那隻平常幾乎不會響,來自書房的電話。在安靜的空間,不斷復頌的鈴聲顯得特別響亮,拂櫻輕推開楓岫,提醒:「電話。」
 
「如果不是寒主編,大概就是推銷電話吧。」
 
楓岫推敲出這個結論,絲毫沒打算要去接電話的意思,但電話那頭的人卻沒有因此放棄的打算,即使因響鈴過久掛斷後又再度撥號,彷彿不接聽就誓不甘休一樣。
 
「你還是去接電話吧,打到書房的電話不是擺明要找你嗎。」拂櫻拉開兩人的距離,視線重回到報紙上。
 
「這個人還真是緊咬著不放,打了三通還不願意放棄。」楓岫開始後悔平常沒有多積陰德,才會讓這難得的美好氣氛被強制中斷。
 
「誰叫你宅?對方鐵定是肯定你一定在家了。」
 
「頭一次覺得太宅好像也不太好,行蹤都讓人摸清了。」楓岫真心的惋惜,拇指拂過著拂櫻因吻而越發殷紅的唇,「看來也只好去接電話了,接下來的…留到下次吧。」
 
拂櫻身體微微一震,目送楓岫上樓後才緩和肩膀的僵硬,整個人隨即倒躺在沙發上。
 
他是不是太久沒呼吸到佛獄的空氣,所以腦袋開始犯傻了?人家黑枒君當時可是因為酒醉才和擎海潮有了肌膚之親,但他明明就清醒得很,竟然還任由楓岫這麼對自己……
 
回想剛才的畫面,拂櫻五味雜陳的將臉埋進手邊的紫兔娃娃裡。
 
或許是感到任務就要結束,所以也有點鬆懈了吧。拂櫻嘆息著,只能這麼對自己解釋。
 
***
 
不知道響了多少次的鈴聲,總算在楓岫拿起話筒時中止。「我是楓岫,請問哪裡找?」
 
『你看吧,我就說他一定在家,只是死不接電話。』電話傳來了很得意的語調,但對話的對象好像不是自己,楓岫嘆了一口氣,這聲音的主人他已經熟悉到根本不用問。「黃泉,打這麼多通我都沒接一定是有要事走不開,你可以先去喝杯茶再繼續打阿。」
 
『我想找人的時候就一定要找到人,幹嘛?口氣這麼哀怨,不會是破壞你什麼好事了吧?』
 
「咳,你急著找我,到底是有什麼事?」
 
『還真的讓我說中了!到底是什麼好事?』
 
「你不是有急事?先談正事吧。」
 
『急事之前比較想知道你的好事,你先說我才願意說。』
 
明明有事找的是黃泉,現在倒是反過來了?「好吧,也沒什麼大不了,反正所謂的好事就是你常跟羅喉做的事。」
 
楓岫平靜的話讓原本氣燄旺盛的黃泉整個凝凍,愣了好幾秒才反應過來:『你、你你……我哪有跟羅喉做過什麼好事?!也沒有很常好嗎?再說那根本不叫做什麼好事……喂,你別靠過來啦!』
 
──黃泉你是想到哪了?
黃泉的反應讓楓岫很直覺的想到一個人。難道兔子的個性都是一個樣嗎?
 
『嘖!算了你來正好,快跟楓岫解釋清楚。』
 
那端傳來不同於黃泉的低沉嗓音,『我羅喉從不解釋。』
 
『你就是老不解釋,當初在法庭上才會這麼吃虧!』
 
『只要你相信我那就夠了。』
 
『你……』
話筒傳來一陣吵雜聲,隨著黃泉的一句『有你在的地方我一刻也不想待!』後歸於寂靜,隨後又傳出羅喉的聲音:『是我。』
 
「不用太在意剛才黃泉說的那句話,他說了不下百遍但也只交過一次調任申請書。」
 
『我知道。』
 
像這樣一來一往的互動方式或許就是最適合他們兩人,從兩人初相識一直看到現在的楓岫突然很感概。「我現在也能體會家裡養了隻大兔子,實在是能添增生活情趣、消除疲勞。」
 
羅喉淡淡的扯起嘴角,表示認同。
 
「還是回到正題吧,打電話給我是為何事?」
 
『你身邊現在只有一個人?』
 
「嗯,怎麼了?」
 
『是關於前陣子我跟你提到的火宅佛獄。』
 
楓岫眸光一歛,收起一貫從容的表情,「有新的消息?」
 
『雖然無法收集到詳細的資料,但大致上能夠確定報告書上的內容正確無誤,而這件事跟你有關。』
 
「與我有關?」
 
『簡單的說,你被火宅佛獄盯上了。』
 
楓岫感到意外的蹙眉。「什麼意思?」
 
羅喉頓了一下,像是在思考要從何說起才好,沉默了半晌才又道:『有點複雜,這件事沒有那麼單純,你還是親自來局裡一趟比較好,有些事也必須跟你本人確認。』
 
『……我知道了,要安排在什麼時候?』
 
『越快越好,只要你一個人來就好,別讓任何人知道,包括你家裏的那一位。』

待續

---------------------


沒想到會拖到半年以上...這段一直改了又改改了又改,被我刪掉的字也有幾千字 
到底、為什麼、要讓楓岫跟拂櫻接吻這件事,會這麼難、這麼難啊----------(腦死 
如果真讓這兩人滾床我會不會卡了一年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