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 Because

關於部落格
雙十日月跟府肉的世界,處處都是歡樂,

挖坑沒有原因,就只是一字-「想」。


愛霹靂、好古劍、喜三國、萌冷門


歡迎串門子、搭訕、裝熟ˊˇˋ/
  • 4777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楓櫻】 相親不相愛(二十四)



說到底,楓樹的楓紅和櫻花的滿開本來就不在相同的季節,就算將其種在一起,也只能各自綻放。

「還沒想好要去哪嗎?」
司機的聲音讓拂櫻收回視線,從後照鏡可以看見司機不時朝後座拋出質疑的眼光,大概是自己一身粉的造型,又抱著一個紫色兔娃娃顯得十分可疑吧。

想想這才是普通人的反應,也只有楓岫這個奇葩會對第一次見面就這麼穿的人感到興趣了。

他淡定地拿出手機撥號的同時落下一句,「到中央警視廳。」

到達中央警視廳後,接待人員將他帶進偵訊室,裡面除了紀錄官以外,黃泉也坐在一旁。畢竟事關佛獄,羅喉一向採取最謹慎的態度。

「楓岫沒跟著來?」黃泉雙手懷抱著胸,對於楓岫沒有跟著拂櫻同行感到意外。畢竟拂櫻中槍後楓岫那著急心切的反應,黃泉看的可是很清楚。

「他還有工作要做。」拂櫻雲淡風輕地解釋。

黃泉挑了下眉,微揚下巴示意紀錄官可以開始了。

負責作筆錄的員警有些緊張,不管是眼前的人還是坐在一旁的長官都讓他備感壓力。「你剛才在電話裡說想到要補充的事情是?」

「我能證明,仲裁者這次的行動,不是佛獄指派的任務。」
語一出,氣氛為之一變,空氣瞬間凝重的讓人難以呼吸。書記官大氣也不敢喘一下,因為他能察覺到,眼前的人無論是聲調還是眼神,都與之前在醫院做筆錄時不同。

黃泉早在沒看到楓岫的陪同時就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對勁了。他沒有太大的反應,「以什麼身分?」

「佛獄三公,凱旋侯。」

粉色的身影散發出迫人的氣勢,黃泉雖然未曾跟凱旋侯照面過,但他們聞的出來,那是待過那個世界的人才會有的氣味。

「你果然也是佛獄的人。」黃泉本來就覺得拂櫻這個人並不單純,如今證實拂櫻來自佛獄,他並不意外,卻沒想到會是三巨頭之一的凱旋侯。「你是想代表高層說明仲裁者此番行動只是個人行為嗎?」

「沒錯,仲裁者在多年前便在一次行動中與佛獄失聯,沒有掌握到他的行蹤讓他徇私報仇是佛獄的疏漏,但如果佛獄真要殺楓岫,我的機會多的是,又何需等到仲裁者出手?」

這點黃泉也曾想過,或許仲裁者要殺楓岫的目的不是為了報仇,而是要滅口。但拂櫻的真實身分既然也源自佛獄,確實都不需要再經由仲裁者。

「依我們的觀查來說,仲裁者的行動確實是與佛獄現在的方向不同調,但如果你們本來就沒有打算傷害楓岫,那不惜透過相親也要潛伏在楓岫身邊目的又是什麼?」

「只是要拿走導致佛獄可能會被誣陷的證據。」

黃泉傾向前,繼續深究。「是什麼?」能出動三公,當然是對佛獄至關重要的東西,而這才是警方最在乎的部分。

話題進行到這裡,拂櫻深知若在這問題上三緘其口也不助於局勢發展。他自懷中丟出一本冊子。

黃泉望向封面上頭的字,唸了出來:「雅狄王日記?」

「這本就是佛獄潛入楓岫家要得到的東西。」

沒料到拂櫻如此乾脆地回答警方一直在追查的事情,甚至還將處心積慮得到的東西直接放到他的眼前,黃泉倒是有些不解了。

「你可以翻到四月九號那一頁。」

黃泉半信半疑的依照拂櫻所說的頁數,該頁記述的是雅狄王遭暗殺的過程,上面確實也寫到自己遭受慈光之塔和邪玉明妃的聯合夾殺。黃泉總算知道楓岫至今都不曉得佛獄盯上自己的原因,因為楓岫就算已經讀過這本日記,在不知道太息公本名的情況下也無法跟佛獄串聯起來。

「原來如此。」

「雖然雅狄王上面是這麼寫的,但這個暗殺計畫與佛獄無關,那天我們只是應弭界主之約到那個地點進行軍火交易,雅狄王看到太息公,加上射傷他的武器是出自佛獄,必定會誤以為太息公也參與這次行動。」

當時他聽見太息公回來轉述時就發現事情不對,慈光之塔說要交易只是幌子,實際上是要把罪名嫁禍給佛獄。當期的三公會議便準備好各種備案,也有破釜沉舟的最壞打算,但雅狄王重傷逃離現場後便消失了,連殺戮碎島的人尋查一年也找不到人,最後只能以雅狄王已歿作為結果,擁立戢武王上任。

一直到一年前,在攝影界嶄露鋒芒的劍之初被踢爆出生父是雅狄王後,他們才知道雅狄王當時根本沒有死,而是帶著妻兒潛逃出四魌界。
只是雅狄王死後這麼多年來也沒人跳出來追究當年那件事,他們還以為這件事會永遠石沉大海,卻在一個月前得知雅狄王一直有天天寫日記的習慣,可想而知雅狄王一定會把遭暗殺的事寫進去。

在他拿到日記後也證實他們的猜想沒錯,但這部分沒有占太多篇幅,日記裡幾乎是以他的家庭生活與愛情史為主,也難怪楓岫說不知道該算傳記還是小說。只是就算楓岫不會在暗殺事件中著墨太多,殺戮碎島和各界的記者也不會放過任何一點可以大肆報導的題材。

「透過相親的方式本來就是想在不驚動任何人的情況下取走,但這本日記既然是寫書的素材,就算佛獄想隱瞞這一段也不可能了吧。主動告知是我想以貴方的能力與管道應能還原真相,同時也是為了避免慈光之塔得知消息後反咬佛獄。」

拂櫻提起手,看了一下錶。「我們會再附上當時為了防止慈光之塔嫁禍給佛獄所整理的佐證文件供你們參考,該有的誠意佛獄已經釋出,希望貴方能在評鑑審核會上向府方說明佛獄現在的立場,對佛獄來說,邪天御武的時代早已過去,轉型是必須的,我們也想努力擺脫過去。」

黃泉點頭表示認同。以佛獄過往的手段,直接除掉經手過日記的人絕對是最快最有效的方式,但這次不惜犧牲凱旋侯的終身大事,採用最溫和最合法的手段找尋日記,就黃泉來看就已經是很有誠意了。「我們這邊會和連同四魌界調查局再偵查清楚,如果有該澄清的部分,我們自然會說明,但最終的審核並不在我們身上。」

「我明白,無論如何凱旋侯先代表佛獄在此謝過了。」拂櫻頷首,要走出偵訊室時,黃泉站了起來,「楓岫他知道你的身分跟目的了?」

「他還不知道,但當他來報警要尋人的時候,你們應該會對他說吧?而且那本日記也要麻煩你們在調查完後還給楓岫了。」拂櫻回眸一笑,步出了警局。

望著拂櫻離去的背影,黃泉皺眉啐了一聲。「嘖,自己的家務事竟然還留給別人處理!」

待續
---------------
必須寫的過度章節,好像很久沒有在一個月內更新兩次ww (我真的有在趕進度了;;w;;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