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 Because

關於部落格
雙十日月跟府肉的世界,處處都是歡樂,

挖坑沒有原因,就只是一字-「想」。


愛霹靂、好古劍、喜三國、萌冷門


歡迎串門子、搭訕、裝熟ˊˇˋ/
  • 4777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鼬寧】無所謂戀愛 - 24

24

寧次走進病房時,鼬正看著卷軸。

「寧次,你回來了。」一見到寧次的身影,鼬的唇邊揚起弧度。

看著鼬的笑容,寧次不禁覺得自己好像很久沒見到鼬了。「視覺已經恢復了?」

「嗯,昨天晚上解封的,還不是很習慣。」

「還沒完全恢復就別使用過度吧。」寧次走到床邊,將鼬剛才還在閱讀的卷軸移到櫃子上,卻瞥見當初送給鼬的花已枯萎了。

「……我這次沒帶花來。」

「沒關係,你人來我就很開心了。」

「開心?」

囁嚅的聲音讓鼬聽得不是很清楚。「嗯?」

「沒什麼。」寧次強迫自己不要反應過度,無論是誰來探望都會感到開心的。
雖然他很高興鼬的眼睛恢復了,但卻又害怕那雙寫輪眼會看穿自己的心情。他轉移話題地說:「花枯萎了,我去處理一下。」

鼬搶在寧次將花瓶拿走前將手搭在寧次的手腕上。「昨天眼睛恢復時,花還沒有謝,謝謝你送的花,我很喜歡。就繼續這樣放著吧,留著做乾燥花也不錯。」

「好吧。」寧次打消念頭,拉過椅子坐在床旁。

坐在這裡朝著窗戶望去,木葉忍者村的景象一覽無遺。對十幾年來都待在村子的他而言只是平凡不過的景象,但對作為叛忍身分離開村子的鼬而言,卻是失而復得的景象。

思及此,他不禁說道:「鼬,歡迎回來。」

因為寧次突然的一句話,鼬的心中再度洶湧起過去的一點一滴。他曾沒想過自己能再度以木葉忍者的身分回到這裡,曾以為是遙不可及的妄想,如今卻得以實現。在他恢復視力時眺望木葉的百感交集又再度湧上,至今仍像是一場夢,但他明白,是寧次將他帶回了木葉。
「嗯……我回來了。」鼬拉過寧次的手置於額間,似是要代替無法數清的謝意,用力的握緊。「謝謝你,寧次。不只是花,我從春野櫻那裡聽說了。」

「……你說指佐助?」

「嗯,還有三年前也是。那一次為了救回佐助,你差點就……」

感受到鼬的手有點發顫,寧次用手指輕輕點著鼬的手背。「已經都過去了,我現在不就好好的嗎?」

鼬輕輕的點頭。

「佐助一定也會沒事的,因為他身邊也還有同伴。」雖然沒有說出口,但他仍能看出鼬隱藏的擔憂。並不是不信任,只是身為兄長,擔心總是難免,就如他對雛田一樣,儘管雛田的進步他都看在眼裡。

拉開距離,鼬的眼神已慢慢恢復平靜。「嗯,無論佐助走上什麼道路,我都相信他的選擇……而我也有我該做的事。」

「戰鬥嗎……」現在的局勢,若說大戰明日打開也不足為奇,彷彿現在還能和平的跟鼬對談才像是奇蹟。

剛才鼬手上的捲軸是這次忍界聯軍的分隊名單,他想五代火影應該曾與鼬討論過戰力分配的問題,畢竟以鼬的能力與既有的情報,若要分派下去,鼬一定是走上前線的戰力。

一場戰爭的起落,會改變許多事情。無法避免,只能面對。下一次能像今天這樣閒敘的聊天又會是什麼時候?

寧次不禁感概的問:「吶,宇智波鼬,你認為什麼對你來說,叫做幸福?」

「怎麼突然這麼問?」

「只是好奇而已。」

「嗯……村子能夠和平,不再有戰事的話,就會覺得幸福吧。」

「也是呢,所以你一定要幸福才行。」

鼬有些發楞,隨即笑了出來。「突然想起有個人也曾跟你說過很像的話。」

當時聽到止水那麼說時,他只覺得幸褔離他太遠,所以將希望轉託在佐助身上。但現在,他還擁有了其他的羈絆。

「寧次,你也是啊。」

寧次握住發燙的手,笑著說。「嗯。」

──只要你幸褔,我就覺得幸褔。


未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