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 Because

關於部落格
雙十日月跟府肉的世界,處處都是歡樂,

挖坑沒有原因,就只是一字-「想」。


愛霹靂、好古劍、喜三國、萌冷門


歡迎串門子、搭訕、裝熟ˊˇˋ/
  • 4777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鼬寧】無所謂戀愛 - 23

 23
 
想見一個人、思念一個人的心情對寧次來說並不陌生,對於父親,他沒有一刻忘記,但宇智波鼬跟父親的情況卻又有些不同。
 
他對鼬懷抱著愛情,雖然多年後再次見面時他並未察覺,但在每一次探望後,那種想念就越發強烈,而在分離一段時間後,他突然明白自己對鼬並不是那種對每個人都平等的情感。
 
 
連自己也不知是從什麼時候開始,這樣的惦記轉變成了思念。明白的時候,他沒有牴觸,只是平靜地接受自己得出的答案。因為曾經失去過一次,所以對於現在還能再見到鼬、待在鼬的身邊,他就已經感到心滿意足了。
 
再多的冀望他不敢再想,畢竟沒有哪一種狀況,比失去還要更糟糕了。
 
在寧次自嘲著自己還真是容易滿足時,前方傳來有人叫他的聲音,寧次抬起頭,便看到春野櫻抱著一疊資料正準備走進醫療部。「小櫻?」
 
「寧次,你怎麼會在這裡……啊,你是來探望宇智波鼬的吧?也是呢,你們已經好幾天沒見到面了。」
 
小櫻看起來很開心,大概是因為佐助出現在木葉有關,看小櫻手裡的資料都快疊高到下巴的位置了,寧次起身問道:「是要拿進醫療部的嗎?我來幫你吧。」
 
「啊,謝謝,麻煩你了。」
 
取走了三分之二的資料,寧次與小櫻並行走著。
本想問問鼬跟佐助的情況,小櫻卻比他一步先提起了:「我聽綱手師父說了,這次通知佐助的任務是你提出的,真的很感謝你告訴佐助這件事。」
 
「我只是覺得佐助應該要知道這件事。」
 
「因為宇智波鼬的關係,佐助他終於又回到村子了,不過現在應該已經離開了吧。」
 
小櫻緩下腳步,低垂著頭,「其實我感覺得出來,他這次只是暫時回來而已。五年前也是,看著佐助的眼神,不知道為什麼就有佐助將會離開村子的預感,所以那天晚上我跑出去找他,卻還是無法阻止佐助離開……我想這次就算我去求他也是一樣吧。
 
我一直明白自己是無法改變佐助的,所以也只能拜託鳴人、拜託卡卡西老師,事實上我也一直沒能替佐助做什麼……」
 
小櫻轉過頭,眼眶泛著淚光,「但佐助這次回來的時候,卻對我說了謝謝。他說,謝謝妳醫治哥哥。」
 
即使哭紅著眼,小櫻的嘴角依舊帶著喜悅的笑容:「雖然醫療他人本來就是醫忍該做的事情,但我真的很開心自己能夠幫上佐助的忙!我真的很希望佐助能夠幸福、真的很希望佐助能再露出笑容。」
 
曾經她一直很想要跟佐助在一起,她認為那是她的幸福,但是看著佐助,她漸漸明白自己的幸福不等於佐助的幸福。
 
「到底是自己的幸福重要,還是更希望佐助能得到幸福,為什麼這麼簡單的問題等到現在才明白呢。」
 
小櫻用騰出的另一隻手胡亂的擦著眼角,用力吸了鼻子,情緒緩和下來後,小櫻才感到羞赧地低下頭。「不好意思,讓你為難了。」自從接受佐助離開的事實後,她已經很久都沒像今天這樣哭的一蹋糊塗,更何況還是在稱不上熟稔的寧次面前。
 
「不……這種心情,我也能夠理解。」
希望能替那個人分憂解勞、希望那個人能過得幸福快樂,這份心情是一樣的吧。
 
小櫻愣了一下,瞬間明白了什麼,「是嗎……說的也是呢。」
 
談話間也走到了資料室,裡面擺放了各種醫療忍術的文獻和病歷表。
 
「文件都先放在這張桌子就好了,剩下的我再整理就好,真的耽誤你不少時間了。」
 
「沒關係,也是順路。」
 
「宇智波鼬的復原情況很好,如果沒有出現其他異狀,大概兩天後就能出院了。」
 
寧次在聽到這個消息時,整個人都柔和起來,因為寬心所露出的笑容令小櫻有點發愣了。
 
雖然她跟寧次也不是時常相處,但她能肯定這樣的表情絕對不常出現在寧次的臉上,所以她在寧次離開資料室前趕緊補了句:「這幾天你不在,宇智波鼬好像很想念你呢。」
 
然而寧次留給小櫻的,是一抹苦笑。
 
──想念你。
 
很久以前,他就問過宇智波鼬,為什麼要一直來見他。而鼬這麼對他說:『只是想來見見你。』
 
或許那是對當時年幼的自己出於關心和擔憂,這種想見到對方的心情,鼬與他在層次上是不同的吧。但是他並不在乎,也不打算將這個情感傳達出去,他不想讓鼬困擾。
 
到底是自己的幸福重要,還是更希望對方能幸福呢?
 
他的答案,一樣是後者。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