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 Because

關於部落格
雙十日月跟府肉的世界,處處都是歡樂,

挖坑沒有原因,就只是一字-「想」。


愛霹靂、好古劍、喜三國、萌冷門


歡迎串門子、搭訕、裝熟ˊˇˋ/
  • 4748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楓櫻】 相親不相愛(二十一)

(二十一)
 
不敢輕忽事態的嚴重,隔日楓岫在與出版社確認好行前事宜後便轉往位於市中央的警政廳,儘管心中有疑慮,但他還是依照羅喉的囑咐,只對拂櫻說了要去出版社一趟。

 
楓岫進入警政署長的辦公室時,虛蟜正好泡好了茶,將茶放置在茶几後便悄聲離開。偌大的辦公室只有他、羅喉和副官黃泉三人。
 
羅喉端坐在黑色的皮質沙發上,雖然只是隨意的坐姿仍讓人感受到迫人氣場,與羅喉深交多年的楓岫明白,這是羅喉辦公時一貫的態度,看來事態比他想像的更為嚴重。
 
沒有寒暄,羅喉就直接進入正題。「黃泉。」
 
立於羅喉身側的黃泉也收起平日的張焰,將資料夾裡的照片一張張排放在桌上,約略有十四張左右。「這些人你還有印象嗎?」
 
照片上有男有女,相貌參差不齊,「嗯?都是我相親過的對象?有些不是很有印象,不過有幾個倒是有。」
 
黃泉伸出食指,從中將五張照片拖曳至桌面的右側,「那麼這五個人呢?」
 
「這三個沒有,這兩個隱約有點印象。」
 
黃泉和羅喉眼神交換,黃泉訕笑。「看來是可以確定了。」
 
迎上楓岫不明所以的目光,黃泉解釋道:「這兩個女人是火宅佛獄的高層,一個是三巨頭之一的太息公,另一個是太息公的胞妹玷芳姬,在佛獄的職權也等同於公,另外你沒有認出來的這三人也是出身自火宅佛獄,據婚姻仲介所表示,這五個人並沒有安排與其他人的相親會面。」
 
楓岫是聰明人,話不用說明便已掌握了狀況。畢竟來自於火宅佛獄的比例太高,而其他婚姻仲介所並沒有接到他們的委託,可見目標只在他一人。楓岫很快的做了總結:「你們的意思是火宅佛獄的人想利用相親,設法接近我以獲得某種他們想要的東西?」
 
「只有這個可能了,或許是情報,或許是物品,你有頭緒嗎?」
 
「我跟佛獄的交集應該也只有在邪天獄武逃獄時,跟他相撞時對過眼而已,我對邪天獄武的認識不會比你們多才對。」
 
「當時火宅佛獄被我們和刀龍圍剿,邪天獄武趁隙逃獄,但最後仍被我和天尊皇胤合力制伏。我曾想過或許是佛獄誤以為你將邪天獄武的行蹤洩漏出去才導致邪天獄武的死,但如果是為了尋仇,我不認為佛獄會採這麼迂迴的方式。」
 
黃泉從桌上的一疊資料中抽出一個紅色資料夾遞給楓岫,上面皆是佛獄近十年的調查報告,接續道:「事實上,在邪天獄武死後佛獄的行事和方針就改了,三公的體制也是在那時候建立,他們不再侵略各地,而是轉變成純粹的軍火商,販賣武器給集境、滅境、死國和殺戮碎島。儘管各國的軍火管制法不同,但他們的交易都很巧妙地控制在合法的情況下,我想他們當時應該就有要漂白的打算,所以在這方面特別的小心。找上你的原因,有可能是你手上掌握著什麼他們不想被發現的證據,或是因為你律師的身分。」
 
楓岫快速地翻閱手中關於佛獄的文件,沉思了半晌,依舊沒有頭緒。「除了你的案子,其餘的案件應該與佛獄或是軍火交易無關,不過保險起見,我回去會再翻看過去的檔案,看是不是有什麼證物是有關連的。」
 
「無論如何得盡快掌握到他們的目的,能讓三巨頭之一的公親自出馬,看的出來他們很重視這件事。我們之所以察覺到佛獄盯上你,並調閱你的相親紀錄,也是因為我們查到你被佛獄的人給盯上。」
 
一如在電話中提到的,楓岫皺起眉默默地聽著黃泉續道:「在佛獄要轉型的消息放出後,我們就一直掌握佛獄要員在苦境的活動,同時也發現只有這個代號為仲裁者的行蹤特別隱匿,意圖避開警方盤查。而在三天前我們發現他使用偽造的人事局證件調閱了你的資料。雖然至今沒有什麼特別的行動,但這個仲裁者在邪天御武時期就已經是佛獄的要員,算是老臣之一,我們擔心他的手段可能比較激進之外,也懷疑佛獄派出要針對你的人可能不只他一個。」
 
聽出黃泉的暗喻,楓岫抬起頭:「你們該不會也懷疑拂櫻是佛獄派來的?」
 
羅喉不排除這樣的可能性,雖然目前他們查到的資料上,並沒有顯示出拂櫻跟火宅佛獄有關係。他反問:「你自己的看法呢?」
 
「應該不是,因為他當初並不想來相親,赴約只是為了跟家裡人交代,更別說是結婚了。如果目的真的是我,相親的時候應該會更積極主動一點……嗯?你們怎麼了?」
 
羅喉不發一聲,黃泉則是抬高下巴,眼神盡是鄙夷。「人家沒意願,你怎麼還硬是把人家娶進門?」
 
「哎,這麼說就不對了,雖然是相親,也是要雙方都點頭答應才能結婚,我絕對沒有逼迫良家子弟就範啊。話說回來,黃泉,你又要等到什麼時候才肯答應……」
 
「所以婚事是由家長主導的吧?」黃泉用很大聲的蓋過楓岫後面的「羅喉的求婚」,用凌厲的眼暗示意楓岫別扯遠主題,可惜眼縫就這麼細,很容易讓人忽略。
 
知道黃泉皮薄,羅喉也不跟著附和,「你有見過他的親屬嗎?」
 
「拂櫻說過幼時父母就不在了,親屬只有兩個兄弟,只是一直沒有見過面。拂櫻只說他們兩人在遠處無法抽身,短時間內無法聯繫上,日後找到時間會再引見,至於其他……除了相親時提供的資料,拂櫻極少多談自己的出身。」
 
「我們也有對拂櫻做了些調查,書面上的資料都像一般的優等生一樣,沒有什麼值得特別的注意的地方,不過……這僅止於他八歲以後的經歷,他在八歲以前的紀錄幾乎是空白的。我們也有讓刀無極往四魌界的方向查找,雖然目前還沒有回覆,但是楓岫,我必須先提醒你,八年的時間完全都沒有留下半點紀錄是不正常的,就算他不是佛獄的人,他的來歷或許也不簡單,最好還是堤防一點。」
 
想起與拂櫻種種的互動,楓岫怎麼也不認為有虛假,但若說有隱瞞的話……
 
還來不及理出頭緒,辦公室的大門被冷吹血用力地打開,「武君,不好了!仲裁者他……」冷吹血看到房間內還有楓岫在,頓時噤聲。
 
「直接說吧。」
 
得到羅喉的許可,冷吹血戰戰兢兢地看著楓岫,續道:「仲裁者挾持了楓岫的表妹,小免。」
 
羅喉與黃泉的臉色一變,楓岫則愣了一秒才瞪大了雙眼。「你說什麼!?」
 
 
待續
 
-----
羅黃(還不是)夫妻黨的婦唱夫隨模式真是令人開心啊~
繼續玩正劇梗~~像小免綁架這麼重要的事件是不會放過的呀ˊˇ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