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 Because

關於部落格
雙十日月跟府肉的世界,處處都是歡樂,

挖坑沒有原因,就只是一字-「想」。


愛霹靂、好古劍、喜三國、萌冷門


歡迎串門子、搭訕、裝熟ˊˇˋ/
  • 4744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致 親愛的凱旋侯(佛獄向)

去年為了慶祝611侯的登場寫的紀念生日賀文
不過在主站反而忘了要PO,結果就乾脆等到寫完再一次發w
 
主要為佛獄向,一直以來就很想寫佛獄大家庭的文 
也想嘗試一下書信式寫法....就順暢的開坑了★(被巴

 「第一封
致 親愛的凱旋侯
  
  寫這封信給你,其實也不知道你是否收的到,但吾還是希望有朝一日你能明白,在對調越行石那日時看到你的眼神,吾便知曉你的策畫,這是吾之決定,你無須掛懷,畢竟那一戰,吾確實是輸了。
    雖然吾無法再協助你、替你帶來勝利,但想必對峰壁的布置已妥當,只待漠汗走廊一毀,配合死國的力量便能開啟血闇沉淵,吾衷心期待著火宅佛獄的開啟。
    如今吾一個人來到這陌生的環境,這裡什麼都沒有,只有佛獄一直渴望得到的陽光,雖然在苦境也生活了一段時間,但頭一次這麼接近太陽才發覺,太陽真是溫暖。
  吾面對著空曠的大地發呆了好久,才意識到這裡應該就是一般人所說的死後世界,原來死後的世界就如同失去的生命一樣,是整片的空白。但這空間有陽光、有水、有土……有一切自然的資源。在佛獄裡早已習慣黑暗,如今面對著光亮的世界,倒讓吾懷念起佛獄的一切了。吾在那埋下一顆櫻花樹的種子,期待有朝一日,它會綻放出那在佛獄長年盛開的櫻花。
 
恭請 崇安
                                                      無執相 筆
 
第二封
  除了替櫻花樹澆水也沒別的事好做,晃了好幾天後,吾果然還是不習慣整日無所事事的日子,真的是執行任務成為一種習慣了,於是決定開始寫起札記記錄在這裡的一些事。
  來到這的第五天,吾看著此地豐沛的資源,突然想在這裡造一座城,讓這裡成為第二個佛獄──得到陽光的火宅佛獄。正在吾苦思人手不足時,百罹刑跡出現了,臉上還戴著看見同鄉的感動以及看到侯副的嚴謹,看來他也在這個地方游離許久,這時候吾才知道,原來死的人最終都會匯集於此,而看到他吾也才注意到──原來死跟沒死的差別,便是不再擁有實體。
    吾觸碰的到這裡所有的事物,觸碰的到同為靈體的百罹刑跡,但我們的軀體即使沐浴在陽光底下也不會產生影子。這時吾才了解,原來這裡的佛獄和你所處的佛獄,是多麼遙不可及的兩端……
  希望你那邊的事情一切進展順利。
恭請 崇安
                                                無執相 筆
 
第三封
 
  過了好幾個月後,仲裁者、莎莉罕機會者破壞者一干人等也跑來這了,都是前往苦境的執行者。從他們的口中得知,你的計謀成功的謀騙了正道眾人,我們百年前的努力總算開花結果,在苦境正式開啟火宅佛獄。雖然沒有辦法再為佛獄出力,依然為佛獄打通的消息感到非常開心。
  也因為有他們的加入,我們總算在這個地方重建出令人熟悉又懷念的句芒紅城,大殿上依然擺放象徵三公的坐椅做為精神的依附,祈禱眾人在苦境的侵略計畫一切順利。
  某次偶然的談話中,吾從莎莉罕那得知仲裁者在不知情您身為凱旋侯的情況下對您使用囓心咒,雖然說不知者無罪,但吾還是克制不了的狠狠修理他一頓,他現在的樣子非常精彩,若這裡有人會丹菁,吾一定會將他現在的模樣畫下來給你看看,以消你身受囓心咒之痛。
  衷心的希望不要再有佛獄的人來了……望您一切平安。
恭請 崇安
                                                你的副體 無執相 筆
 
第四封
 
  前幾天又來了一個人,看到她吾非常驚訝也非常頭疼,這個人就是公副玷芳姬。沒想到她會敗陣下來,她一進來就怒沖沖的抱怨那個誰誰誰誰竟然不懂的憐香惜玉,踢她哪裡又砍他哪邊,讓原本一向很安靜的句芒紅城變得吵雜起來。雖然以前一直不喜歡她那顯得有些高亢的聲音,但她的出現也帶給這邊一些生氣。
  玷芳姬跟太息公感情一直都很好,所以入殿一看到公的坐椅,便不由自主的趨上前撫著扶手,吾在一旁靜靜看著,想,或許這就是她想念太息公的方式。
  生前吾跟玷芳姬幾乎沒什麼交集,也沒甚麼好感,但死後一些仇一些恨都彷彿能放下,或許吾跟她擁有某些共通點吧,跟她現在倒還算是能和平的對談。只是她的脾氣依舊不太好,她反說:你自己也好不到哪去。聽到這話,吾倒也沒否認。
  昨日為了一件小事和她怒目相對。她拿吾死的事情揶揄你,雖然吾知道她其實是在同為副體的吾有些打抱不平,但吾這次終究無法像以往一樣裝作沒聽到地反譏回去。
  玷芳姬又怎麼會懂呢?她懂的人是太息公,對你根本不了解,也不知道我們之間的處事默契與信念。雖然吾不知道自己氣在頭上時表情是如何,但玷芳姬彷彿很訝異吾竟會對她發怒一樣,跟吾說話時總帶著不可置信的語氣;在一旁的下屬們大概是沒看過我們兩人起爭執過,或者是吾對公和公副的調侃有回應過,眼睛雖然瞪大擔心著,但還是沒插上半句話。
  這次的爭吵當然沒有所謂的勝負,只是在對話結束時,玷芳姬用那種無法理解的眼神看著吾,說你跟拂櫻真是一個樣,好傻好天真。那時吾沒好氣的瞪了她一眼,不再理會她,轉去看櫻花的生長情況。那株櫻花日益茁壯,不知道什麼時後才能長得又高又大。
恭請 崇安
無執相 筆
 
第五封
  隔了好一陣子都沒有人再來,吾想在苦境的侵略計畫應該還算順利,但沒想到接下來來到這裡的人,竟然是在苦境做暗樁的黑枒君。自從離開佛獄後就沒再見過黑枒君,心頭頓時湧上懷念之情。
 
  黑枒君還是跟以前一樣,對自己死的事情沒什麼太大的情緒反應,依舊淡然微笑地對吾說「真是好久不見了。」
 
  從他那邊聽到不少現今的戰況,吾想既然已通報給你和王了,雅狄王的遺書應該無法傳到戢武王那裡才是。鬆了口氣後便問起他在苦境的一些雜事,看來那段日子他過得相當不錯。除了交了幾個知心的朋友之外,還學得一手好菜,我們總算能吃到不只是像樣還相當好吃的食物。玷芳姬好似對此很不甘心,但從此也沒再見她碰過廚具。黑枒君的手藝在沏茶上更是發揮的淋漓盡致,一手好茶讓從來沒有喝茶習性的眾人趨之若鶩,對此黑枒君相當不悅,直說把茶當水飲真是太浪費了!為了不讓茶葉過度浪費,吾和玷芳姬訂出了以未時作為下午茶時間,每人限喝一杯──這是我們在這裡頒布的第一條限令。
 
  話說回來,來到這裡我們沒有成立任何制度,但大家都自然而然地依循著在佛獄的規定與階級生活著,這個現象直到我散步到這個世界的詩意天城才發現。這裡的詩意天城完全是個無人治理來去自便的狀態,曾經掌權的御天五龍……應該說是三龍也不打算跳出來管事,吾問了以前渴望權力的熾焰赤麟,他只回吾說現在兄弟比較重要,令吾差點以為吾在跟皇胤天尊說話。
 
  那一日,吾帶著黑枒君去看了那株櫻花樹,黑枒君問吾何時才會開花,吾說不知道。黑枒君笑笑地說苦境的櫻花差不多是四月綻放,我們現在到底算是幾月?吾想了一下,也只能回答不知道。這裡沒有四季之分,吾突然憂心起櫻花樹到底能不能開花了。
恭請 崇安
無執相 筆
 
第六封
  黑枒君說,喝茶的時候,他都會很想念他的在苦境認識的那群朋友們,吾問他想不想跟他們見面,他卻說完全不想,說著比起在這裡相見,他更希望他們能在另一個世界過得好好的,就像我們都想念著王、想念著侯你一樣。黑枒君最後還幽默地補了一句:「不想面見也是因為吾怕被罵啊。」
 
  吾能感受到在中原臥底的黑枒君有些改變,他變得很健談,也時常掛著笑容。不只是黑枒君,玷芳姬也是,或許是我們所處的佛獄已然不同,眾人也不會再這麼爭鋒相對。相處的氣氛雖偶有摩擦,但卻也不算差,所以請不用擔心我們。
 
  既然佛獄已要向苦境發兵,要著手的事務也會變得更重,望侯保重身體,別因為忙碌就忘了要進食了。
恭請 崇安
無執相 筆
 
 
第七封
  看到那一位的出現,吾又掛心你那邊的情況了。
 
  王出現在此,便代表在苦境的出征不利,而王看到黑枒君的霎那非常訝異,然後斂了神色,彷彿知道了什麼。王說,為了拯救佛獄的子民,他最後決定賭上二分之一的機率放出魔王子,也用念纏住一頁書,這是他最後能替佛獄做的事。
 
  聽到這裡,大家都凝著愁容,然而王卻說,看到大家即使到了這裡也團結在一起,令他十分欣慰,他為佛獄子民們感到驕傲。
 
  王還說,佛獄雖然缺乏資源,卻擁有為國家傾注一生的子民,這是佛獄之幸,是他沒能帶領佛獄將苦境的太陽帶回,但吾卻很感謝佛獄擁有這樣一位為國家屏私情的好君王。如今的結局雖不從眾願,但我們沒有任何人後悔過,只盼望在苦境的眾人能脫離險境。
 
  焦急的在這裡等了好幾天沒看到你和太息公,想來應是魔王子趕上了。只希望魔王子的心性能有所轉變,幫助佛獄獲得苦境的資源。
 
恭請 崇安
無執相 筆
 
第八封
王女寒煙翠的出現,令王的心情十分複雜。
  在佛獄裡,哭泣是脆弱的象徵,也是眾人鄙視的。然而當寒煙翠來到這裡,淚眼婆娑對著王說自己對不起王、對不起迦陵時,所有人都只是靜默聽著她稍來的消息。
 
在知道魔王子主導的這一切鬧劇,以及王女是怎麼來到這世界的原因後,王顯得更為沉默了。畢竟是父女,儘管王在處理事情上總以佛獄的大局為重,但大家都知道,對王來說,王女不僅只是佛獄的說服者而已。
 
  知道魔王子依舊故我,眾人皆十分擔心那邊的情況,又從王女口中得知你的處境,吾很難過自己無法做些什麼來改變這一切……黑枒君要吾放寬心,說你一定不會有事,又說離開魔王子的視線範圍或許更為安全。寒煙翠也點頭附和,說只要沒有在這裡相見,那就都還有希望;知道太息公沒事,玷芳姬臉色也好不起來,遠遠地仍能聽見她嘆息了一聲,傻拂櫻。
 
  聽聞句芒城已付之一炬,王的臉色十分凝重,或許是後悔自責著不該解除對魔王子的封印,但如果那時沒有放出魔王子,佛獄或許也早已不存。然而這種未發生過的事情又有誰能知道呢?如今的結果或許更好,或許更壞,我們只能祈禱著事情往好的方向發展。至少,我們在這裡還未見到你,已是最大的安慰。
 
        吾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只能每天對著櫻花樹不斷祈禱你的平安。
 
恭請 崇安
無執相 筆
 
第九封
知道佛獄現今的情況,大家都沒有什麼精神,失去了王,對佛獄的傷害已是十分巨大,如今三巨頭僅剩公一人,不僅是我們這邊,那邊的佛獄眾人也是一樣的心情吧。
 
王對於放出魔王子的事始終耿耿於懷,我們這些下屬也不知該如何排解王的心情,而這個時候有寒煙翠在,對眾人來說都鬆了口氣。
 
在這裡,沒有身為王必須撐起一國興亡的重擔,而寒煙翠或許是經歷過不少事情,也多少能明白王的立場與當初的用心,現在兩人的互動總算稍微像是一對父女了。雖然對談有時是有一句沒一句,但開始會談一些稀疏平常的小事,這是個好開端,大家都期望著王的心情能漸漸好轉,跟寒煙翠的感情也能有所改善。希望你好好養傷,切莫因為情緒低迷和自責讓傷難以治癒了。
 
恭請 崇安
無執相 筆
 
 
第十封
       
  原以為太息公不會有事,沒想到在寒煙翠之後過沒多久,她也來到了這裡。初到此地的大殿時,她沒有走上前,只是靜默的看著象徵三公的王座,凝視了很久,仍是待在原地,並沒有坐上屬於公的位置。儘管眾人都急迫地想探聽那邊的狀況,也沒有任何人打擾她,即使是王。
 
  毫無生氣的太息公十分罕見,吾突然懷念起玷芳姬來時的吵鬧,無論是公還是公副,儘管我們都不是那麼的喜歡,但還是那副說話刁鑽苛薄的樣子好一些。
  
  太息公的疲憊盡現,吾想她在那邊應該過得不太好,對於她的死因,太息公自己並不願多說,只說了魔王子,太可怕了。吾想她的死,也跟魔王子脫不了關係吧。
  太息公的消沉持續了好一陣子,這段時日只有玷芳姬在一旁陪伴著,而太息公又恢復往昔的神態,是在一次與王的密談之後,沒人知道他們談了什麼,但太息公的心結能稍解,或許是王的話語起了作用。
  雖然火力不如以往,但太息公又變得能夠諷刺人了,真不知道是好事還壞事,你也知道,當太息公跟玷芳姬一起開口時,令人頭疼的程度不僅僅是雙倍,此時吾真是慶幸有黑枒君在,能夠與她們兩人周旋。
  因為不想跟她們搭上話,吾待在櫻花樹旁的時間更久了,卻沒想到太息公有一次也來到樹前。她沒有發話,吾自然也不會開口。站了好一段時間後,她才像是喃喃自語地問,這棵櫻花樹,會開花的吧?吾也不知道問題的答案,只能重複著她的話說,會開花吧。
仔細想想,這還是吾跟公第一次的和平對談。
 
恭請 崇安
無執相 筆
 
 
第十一封
  
  悲劇又發生了,又一個因魔王子而亡的人-皆殺者。
 
  皆殺者被魔王子所殺,聽到這消息的眾人或是嘆氣,或是搖頭。看來魔王子的心性依舊如此,我們只能祈禱其他人能平安。
 
  皆殺者對於無法替王報仇顯得氣憤又沮喪,畢竟當初為了封印魔王子,也是耗費好大的功夫,皆殺者敗的並不冤,只是吾常常會想,如果魔王子的心性不是如此,如今的佛獄又會怎麼樣呢?
 
  吾問了身旁的黑枒,但黑枒只回了吾一句「友愛恭謙的魔王子光想像就覺得令人起雞皮疙瘩啊」吾想一下,對黑枒的結論贊同不已。
 
        從皆殺者口中沒有得到有關你的消息,希望你的傷已經好多了。
 
恭請 崇安
無執相 筆
 
 
第十二封
  迦陵來了,他失去了一條臂,但神情卻不錯,一看到王就難掩激動的單膝跪下。守護者真不愧是對王最衷心的人,我們本來還想迦陵會不會起而反抗魔王子,但王說,他不會;寒煙翠也說,迦陵不是那樣的人。最後迦陵出走佛獄,並不是背叛,而是被魔王子驅離,聽迦陵說到這邊時,不只是吾,眾人都為迦陵捏了把冷汗。
 
    他說之後他在苦境有一段奇遇,他察覺有個叫做炎翩翩的女孩身上竟散發出前王邪天御武的氣息,從此便跟在那個女孩身邊保護著,也因此交上幾個朋友。聽到著吾不禁想起你在苦境養的兔精小免,黑枒君還笑說,難道只要成為了侯,並定會受蘿莉吸引麼。吾聽不懂蘿莉是什麼意思,黑枒君卻不願解釋。
  
  從迦陵口中也得知黑枒君在苦境深交的好友,擎海潮的狀況,知道原來擎海潮有個紅顏知已,黑枒君知道便笑笑的說,吾就知道他鍾愛簫必定跟某個人有關。或許是同為副體的一種感應吧,吾多少感覺的出黑枒君對擎海潮總是特別關心,只是他的笑容不像是在勉強,好似衷心的為這個朋友祝福似的。不知道為什麼,吾不禁拍拍他的肩,卻引來他的笑,說「你也進步了不少啊。」吾雖然不懂其意,卻也沒再追問,反正就跟蘿莉的問題一樣,他應該也不會回答吾吧。
  
  在迦陵之後,深流君也來了。慶幸的是他並非死於魔王子之手,讓王有些安慰。一直跟著魔王子身邊的他,很詳細的報告了魔王子從釋放了他們之後做了哪些荒誕之事。不只是佛獄,殺戮碎島和慈光之塔也遭魚池之殃,聽說受害者不僅僅如此,王也只是搖搖頭。
       
  從他們的口中依然沒有得到關於你的情報,吾想你可能仍舊待在噬魂囚裡,希望你的傷勢能盡快復原。
 
恭請 崇安
無執相 筆
 
 
第十三封
四邪諦的紅狐九尾終究也來了。待在魔王子身邊,看來就算是魅惑天下的紅狐九尾也受不了。在眾人的安撫之下,她的精神狀況也逐漸恢復,直說她當時一定是中邪了,才會跑去撞石頭自殺。
她也捎來一個大家都很關切的消息,她說她甫解除封印,便從噬魂囚中救出一個人。大家聽到這個消息都非常激動,甚至開了好幾罈酒慶祝,紅狐九尾才知道原來那天他救出的人是三公的凱旋侯,只扼腕自己沒有善盡照護之責,就這麼放生了。也是從紅狐口中我們才知道,原來同為四邪諦之一的風世魃鬼也早就來到這裡了,死因……不意外的也是魔王子。
 
在得知這消息後,一直忐忑不安的心也終於能放下了。看到熟悉的面孔一個一個前來,最怕的就是看到你,但吾知道從噬魂囚離開的你絕對不會有事,因為佛獄之人對於生的意志,比任何族群都還要強大,回想當年我們三人從默默無名一路爬上侯的位置,就是秉持的這樣的意念一路走過來的。
  
當初來到這時所種下的那棵櫻花樹,在從紅狐口中得知你已被救出的那晚,櫻樹綻滿了粉色的櫻花,只是吾當初明明種下的是佛獄血櫻的種子,不知怎麼卻種出苦境所見的淡色櫻樹,這粉色櫻瓣實在像極了你,就像是你也與我們同聚一般。
 
那天,我們皆齊聚在櫻花樹下,黑枒君燒了好幾道菜,還帶來了從友人那裡要來的好酒,王女跟著黑枒君學做菜也稍有所成,雖然蛋煎的有些焦,但王仍默默的捧場,吾想,王應該很欣慰吧;太息公跟玷芳姬都喝醉了,口中念念有詞,雖然吾沒有仔細聽,但好像隱約聽到了你的名字。
 
那晚每個人的臉上幾乎都帶著笑容,吾看著眾人內心一股激盪,卻不知道該怎麼解釋這樣的心情。覺得開心,卻又感到惆悵,似有不甘,卻也無憾,吾問了黑枒這該如何形容,黑枒君一句「就說是五味雜陳吧」來打發吾。一起吹風好一陣子後,他才又說,自己也是這樣,覺得現在的日子明明過得挺不錯,卻總是會很懷念過去活著的時光。
雖然悲嘆這個結局,但我們都不後悔曾經做過的一切,因為那是我們活過的證明。對我們而言,你的生命,就是佛獄的延續。
 
即使火宅佛獄已不存,我們仍然聚在一起,在這裡重建了我們的家園,生活無虞、資源充足,只是我們不再擁有軀體、沒有能致力的目標,因為我們無法改變我們現在所處的這個世界,因為我們的人生己經到了終點。但你不一樣,拂櫻,你還能夠改變命運、能夠選擇自己要的未來,我們希望你能夠過著自己想要的人生,連同佛獄眾人的份好好活著。
 
拂櫻,我們都很想念你,卻希望別在這裡見到你。
我們在這裡過得很好,請不用替我們擔心,望你在苦境一切平安。
那張屬於侯的座椅,我們會一直為你空著,無論多久。
 
恭請 崇安
無執相 筆。
 
 
 
嗚嗚齋主~~」
 
小免一念完這些信,總算受不了的撲到拂櫻的懷中,拂櫻輕撫著小免粉色的頭髮,並用樹枝在泥地上寫下"傻ㄚ頭,有什麼好哭的?"
 
小免見狀,深深的吸了鼻子,「吾很感動嘛!大家都很關心齋主,吾這是在代替齋主開心流淚啊!」
 
拂櫻加深了笑意,將小免攬在懷中。
"吾的小免越來越貼心了,齋主好開心。"
 
小免看完地上的字,得意的哼了兩聲,「所以啊~小免一定要代替他們,好好保護齋主、照顧齋主!」
 
拂櫻沒寫字,只是寵溺的蹭了蹭小免表示回應,小免卻突然像是想到什麼的彈了起來。「對了,吾唸著唸著一直很好奇,寫信的這個人是誰呢?」
 
"吾的副體。與吾同生,有如半身的存在。"
 
「就是像兄弟一樣?跟齋主的感情一定很好吧。」
 
想到以前在佛獄時而同心協力,時而針鋒相對的相處,拂櫻輕顫著肩,無聲地笑了出來。"不知道算好還是不好。"
 
不是正面的回應,小免狐疑地轉頭,只見拂櫻表情恬靜,拿著枯枝沉思著點著地面,才又續寫:"在佛獄,每個人都是競爭者,只是我們擁有相同的目標,這個目標能讓我們凝聚在一起,就像植物要生長一樣,每個分枝雖然會互相分食,但也因為有這些分支,才能成就一棵大樹。吾跟無執相還有黑枒君雖然同是競爭關係,相處起來不全然融洽,感情不能說是好,或許……說是深厚比較貼切吧。對吾來說,他們是很重要的人。"
 
「唔~~那小免呢?」頗吃味的回問,令拂櫻笑了笑,在泥地上輕輕寫下令小免逐開笑顏的答案。
 
拂櫻望向櫻花的殘枝,恰好見到最後一片綠葉的凋零。
櫻葉凋零,待櫻枝上的節芽累積滿能量,才能迎來櫻花的綻放;而燦爛之後的花謝,又會再長出新芽,周而復始,生生不息。
 
拂櫻緊握住手中的信,儘管喉嚨發不出聲音,他仍向著天空輕輕的道
 
『謝謝你們。』
 
 
活著,就是他們一直致力的最大目標;在下次相聚之前,他都會好好活著,直到終老。
 
-完-


雖然仙山來的信能夠寄到拂櫻手中有點不科學,但這是白塵子的黑櫻寄令有外掛的一個概念ww
 
總之成功的在今年填完了一坑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