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 Because

關於部落格
雙十日月跟府肉的世界,處處都是歡樂,

挖坑沒有原因,就只是一字-「想」。


愛霹靂、好古劍、喜三國、萌冷門


歡迎串門子、搭訕、裝熟ˊˇˋ/
  • 4748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楓櫻】 相親不相愛(二十三)& 出書調查

  二十三 

從醫院回到寒瑟山房,楓岫無微不至的照顧讓拂櫻有些改觀了。他一直以為楓岫不諳家事,但看來只是懶得做,雖然料理賣相難看,但味道還是挺不錯的。

在醫院時曾有警方的人來找他做筆錄,畢竟他也是受害者,當時他的表現應該是沒有破綻,但這幾天一直無法迴避楓岫好跟無執相聯絡,總是讓他放心不下佛獄那邊的狀況。

心思本來就不在電視上,他放下手邊的遙控器,睇了眼專注於電腦螢幕的楓岫,問:「你不是要出國取材?明天就要啟程,先去收拾行李吧,我已經沒什麼大礙了。」

「沒大礙?」已經不只一次聽到拂櫻這麼強調,楓岫嘆氣,將筆電擺到一旁,拉起正經的表情。「事發至此也不過三天,傷口離痊癒還早得很,或許傷口已沒那麼疼,但仍需好好照料。你這樣一個人在家,我不放心。」

「有什麼好不放心?」他等楓岫出遠門的這天已經很久了,怎麼能因為自己而前功盡棄?

「極道先生有交代,別讓你的傷口碰到水,短期內也不能提重物和舉起手,我若不在,誰來替你打理?」

「不提重物和舉手也能照常生活啊。」

「昨天你的頭髮還是我幫你洗的,如果你覺得這算是平常生活的一環,未來的每一天我都很願意為你效勞。」提到這個,楓岫的笑容可開了。

別的事不說,偏偏說這檔事,拂櫻有點面子掛不住。「只不過是圖個方便才讓你代勞!不能把左手舉起來,只用右手也可以洗的。」

「我不想賭會不會有意外,所以你住院的那天晚上我就已經跟對方聯絡要延期,機票也退了。」

沒想到楓岫早就取消這次的行程,拂櫻楞的說不出話。

「這種時候我希望你能更依賴我一點,再說你這傷也是因我而起,不管是丈夫這個身分還是肇因,我都要負責。」楓岫頓一下,搖了搖頭,「不對,是我想待在你身邊,無法在你身旁確認你的狀況,我就算去了也不能好好工作。」

拂櫻一直覺得楓岫太小題大作,但像這樣被小心翼翼的關心愛護著的感覺其實也挺不錯的。拂櫻沒有虧楓岫,只問:「這樣不會延誤到工作?」

「這本書並沒有定下完書期限,委託人也是希望能在沒有壓力的情況下將內容寫得盡善盡美,所以等你好一點的時候我再去登仙道也不遲,嗯?」

登仙道──四魌界,殺戮碎島和慈光之塔的交界處──
拂櫻突然想到一個一直以來都被他們忽略的問題,那就是為什麼雅狄王的日記會在楓岫手上?調查報告上並沒有顯示楓岫跟雅狄王交情要好,而且楓岫在那個時間點早就不是律師了。若不是作為證物被保管,那就是因為楓岫身為作家的身分了?
他臉色一沉,試探地問:「為什麼要特地去登仙道取財?這次的書是什麼內容?」

「不知道該算是小說還是傳記,因為登仙道是個重要的場景,必須去拍些照,而且在那邊也有要訪談的人。」

聽到這裡,拂櫻已經能確定楓岫在著手的書一定是關於雅狄王的故事,所以日記才會作為素材被轉交到楓岫的手上。而從寒煙翠身為楓岫的主編卻並不知道這件事來看,這本書完成後也不會經過震寰宇出版社,也就是說,只能趁這個時候介入才能阻止這本書的發行,但關鍵是那本日記究竟藏在哪裡?

拂櫻還在思索,楓岫便道:「你有興趣嗎?開啟殺戮碎島盛世的君王-雅狄王的故事。」

當楓岫從懷中拿出一本泛黃的冊子,上面還寫著雅狄王日記五個大字時,拂櫻完全找不到詞彙能夠代表他內心的震驚與驚喜。他找了很久,不惜以自身作為代價嫁給楓岫就是為了拿到這本雅狄王日記,卻沒想到原來到處都找不到的原因就是因為楓岫帶在身上。今天如果不是楓岫主動拿出來,或許他真的要等到哪天主動扒楓岫的衣服才會發現了。

「這個是雅狄王日記?」一直苦尋的東西,最後竟是由楓岫主動拿到他的面前, 
拂櫻覺得自己的聲音都在顫抖了。

「是啊。」

拂櫻接過日記,隨意翻了幾頁,確定這字跡是出自雅狄王本人沒錯。「你怎麼會有這本冊子?」

「算是雅狄王生前的心願吧,他想將日記的內容翻寫成書,希望是由荒木載記的作者,也就是我來執筆,就委託人將冊子轉交給我。」

拂櫻裝作翻閱,實則在找尋對佛獄不利的字句,果不其然在雅狄王寫到自己受弭界主的邀約前往慈光之塔,路上卻遭伏擊差點失去性命的段落提到了佛獄。

──這個部分必須抹煞。拂櫻在內心註記,但他不確定楓岫是不是已經看到這裡,也不確定這部分會不會被楓岫寫進書裡。如果只是被一、兩個人看到還算是小事,但這要是被當作史實出版成書,佛獄到時跳到黃河也洗不清了。

楓岫並不知道拂櫻心中所想,只覺得拂櫻看得入迷。「沒想到拂櫻你這麼感興趣,看到眉頭都皺起來了。你有興趣的話就先拿去看吧,不過不管是出書的計畫還是這本日記,目前都還沒對外公開,要保密喔。」

面對楓岫近乎寵溺的笑容,拂櫻閃避的別開眼:「那你為什麼還要告訴我?」

聞此,楓岫反而露出不解的神情,失笑道:「我們是伴侶,這種事沒必要對你隱瞞啊,我也相信你不會說出去的。」

──楓岫,太過信任我,你會後悔的。
如果他們只是徒具名份、形同陌路的夫妻,那他怎麼樣也不可能找的到被楓岫隨身攜藏的雅狄王日記。正是因為楓岫對他有了情感、給予全盤的信任,這項任務才能成功的。
這個事實,不知道究竟在諷刺著誰。

他是拂櫻,也是凱旋侯,不管執行什麼任務都是毫無猶豫的選擇能為佛獄帶來最高的利益。拂櫻咬著唇沒出聲,頭一次沒有感受到因為任務成功所帶來的喜悅。

晚餐過後,拂櫻說著「我只要沖澡沒有要洗頭髮」,順手將楓岫趕到書房後就回到浴室,開了水龍頭,將事先藏到衣服裡的手機拿出,立刻撥號給無執相。

無執相很快的就接聽:『你總算打過來了。』

「現在的狀況?」

『因為仲裁者的事件,被反對派的人咬定佛獄的轉型只是檯面上的說詞,警方雖然知道他的行徑與其他的執行者不一致,但這也不能成為我們自清的證據。』

「是嗎。」拂櫻並不意外,畢竟只要動了武,什麼樣的理由都不能自圓其說。

『一頁書將在下周一核定評鑑結果,如果這件事不能在那之前解決的話,佛獄的商品恐怕不能順利在苦境上市。』

「看來這件事必須由我出面解決不可。」

『這樣好嗎?』

雖是不完整的語意,拂櫻也明白無執相問的是什麼。「沒什麼不好,時機也剛好到了。」

『你找到日記了?』

「嗯。」

『楓岫那邊你要怎麼處理?』

在拂櫻的世界裡,沒有什麼關係是絕對的。為了尋得最高的利益,曾經同盟的人在下一刻變成了敵人,原本交惡的人也可以馬上成為朋友,這種事在佛獄裡稀疏平常。曾是最不需要費心的問題,如今卻成為最棘手的難題。

無執相只聽聞話筒傳來一聲嘆息。

待續

----
寫到現在總算提起勇氣開了出本調查(艸
這不是數量調查的DM,只是想在成書前參考一下大家的意見和大約的數量
如果有興趣+1或對書的內容有什麼意見都歡迎留言
>>詳情請移駕 google調查表單,有36帳號的朋友也歡迎移駕至 
出本調查 
感謝ˊˇ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