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 Because

關於部落格
雙十日月跟府肉的世界,處處都是歡樂,

挖坑沒有原因,就只是一字-「想」。


愛霹靂、好古劍、喜三國、萌冷門


歡迎串門子、搭訕、裝熟ˊˇˋ/
  • 4748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楓櫻】 相親不相愛(二十二)中

  相親不相愛(二十二)中
 
 
「哼,這樣也好,加上你,楓岫不來也不行了吧?如果楓岫不來,你和這個小ㄚ頭都別想活著踏出去。」

 
仲裁者從後腰亮出了一把槍,拂櫻眼神一變,暗叫不妙。「你竟然有槍!?」
 
「知道厲害了吧。雙手給我舉起來,慢慢走來這邊,最好別想動什麼歪腦筋,後果……你知道的。」仲裁者示威地將槍口朝向小免。
 
拂櫻本來以為這只是單純的綁架事件,如果是近身戰,他有自信自己覺得能佔上風,卻不料綁匪會是佛獄的人。他明白受過專業訓練的仲裁者也不是省油的燈,在仲裁者手上還有槍的情況下,他不可能拿小免的性命做賭注,現下也只能咬牙聽從,畢竟小免的安全才是第一優先。
 
仲裁者拿出繩子,讓拂櫻背對著小免坐下。將拂櫻的雙手綑綁起來,再跟小免手上的繩子綁在一起後便拿出手機撥號。小免也不顧仲裁者手上的槍還指向這邊,小聲問道:「齋主,這下該怎麼辦?他找楓岫叔叔到底是要做什麼?」
 
拂櫻大概能猜到一二──仲裁者的情報只到與慈光之塔的軍火交易,如果他是近期才回到佛獄,那他看到的只會是被燒毀的舊基地,在不知道有新基地、佛獄又更名登記成立生技公司的情況下,仲裁者只會得出一個結論,那就是佛獄已經不存在了。
 
而找上楓岫最大的可能就是為了清算邪天獄武之死的帳,畢竟仲裁者對於邪天獄武的死一直耿耿於懷,當初查到邪天獄武逃亡中途跟楓岫有過接觸時,也是三公下令不得追究,仲裁者才因此作罷。
 
只能說,楓岫就這麼好死不死的碰到正在逃亡中的邪天獄武,又剛好持有雅狄王的日記,才會造成今天的局面。
 
如今仲裁者認不出他,而小免又清醒著,他要以位階命令仲裁者也是做不到了,為避免節外生枝,他得在楓岫發現並趕來之前解決這椿事。
 
思及此,他的心中已有腹案。
拂櫻用肩膀輕輕敲了下小免,柔聲道:「可能是你楓岫阿叔做律師時跟人結下的樑子,別擔心,齋主不會讓那個壞人傷害到妳跟楓岫,所以答應齋主,接下來不管聽到什麼都不要作聲,好嗎?」
 
「好,我相信齋主。」
 
拂櫻轉過頭,對著仲裁者喊道:「別打了,楓岫不在家,我知道他的私人電話,你可以馬上聯繫到他。」
 
「你在搞什麼花樣?」仲裁者掛斷電話,戒備的看著拂櫻。
 
「你不就想找楓岫嗎?與其把時間浪費在無意義的等待上,不如讓你快點找到人,我想你應該不會好心地還提供食物和水吧。」
 
「是擔心小ㄚ頭撐不下去嗎?那好,照著這張紙唸,別給我多說什麼無謂的話,否則就別怪我無情了!」
 
那紙上寫的就是當初他在寒瑟山房接到電話時的內容,拂櫻即刻唸出熟悉的號碼,在電話接通後便依照仲裁者手上的紙一字一句的唸。「……必須要在三十分鐘趕到這裡,不然小免的性命我就不能保證了。如果被我發現你們通知警察,你就休想再見到她。」
 
語一落,仲裁者立刻按下結束通話鍵,將電話拋向遠處後,抓起拂櫻的領口。「倒是挺配合的啊?」
 
「你手上都有槍了,也只能配合了吧?」
 
「這樣就對了,放心,我要找的只有楓岫一個人,只要我能在事情處理完後順利離開,你們也不會有事。」
 
都已經被看到臉了,怎麼可能還會留人質活口?
拂櫻裝作不知的回以一笑,「我想也是,畢竟手上沒半個人質還想安然離開,也要楓岫真的沒事先報警才行,留一個人在倉庫裡吸引警方注意,手上再帶著另一個人以防真有警察追上來,怎麼想這種作法都聰明許多。」
 
「……知道就好!」仲裁者甩開拂櫻,站到窗戶口不斷查看情況。
 
看仲裁者的反應,拂櫻可以確定在楓岫到來前,他們倆人的安全暫時是無虞了。
 
小免小聲問道:「齋主,他該不會是想用手槍把楓岫阿叔給……」
 
「放心,楓岫也不是傻瓜,在警界又有不少人脈,不可能毫無準備就過來的。」
 
事實上他根本沒打電話給楓岫,他告訴仲裁者的電話號碼,是他跟無執相聯繫用的私人號碼,相信無執相掛上電話後已經開始採取行動了。
 
拂櫻瞄了一下手錶,算算時間,如果加上準備傢伙的時間,人應該最快三十分鐘就會到了。
 
但沒等到三十分,在電話撥出後的二十分鐘後,守在窗邊的仲裁者有了動靜。「哼,人來的挺快的嘛!看來是等不及來救妻小了。」
 
聽到這句,拂櫻不禁翻了白眼。這人話就不能少點?
 
門再度被打開,在看到中央的人影時,拂櫻整個愣住了。
他剛才分明是打給無執相,為什麼是楓岫來了?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